社区 主页 > 社区 >

美国对疫情政治化负有重大义务

发布时间:2021-09-03

  【鸣镝】

  新冠肺炎疫情本应是一次重建多边主义以及让各国走上配合途径的契机。当今世界,寰球管理失灵,伪善行动跟双重尺度风行。因而,这场公共卫生紧迫事件为人类开启一条不同于现状的道路供给了一次绝佳的机遇。

  假设美国、中国、欧盟、日本和俄罗斯这些经济实力雄厚、在全球起引领作用的国家能在疫情伊始就合力协作,研发制造疫苗,并在全球公正分配,那如今的情势定会是另一番气象。然而大失所望,以美国为首的某些国家抉择将问题政治化,将新冠病毒的来源归罪于中国,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独裁国家”,并制造舆论争光中国和俄罗斯,宣扬中俄两国制造和销售疫苗居心叵测。

  今年7月,阿根廷参议院国际关联处国际政策察看中央宣布了一份题为《疫苗外交》的呈文。讲演指出:“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疫苗民族主义’在美国和欧洲等局部西方发达国家盛行。这些国家的政府只在乎本身利益,一再废弃协商、独特计划和合作的机会。‘疫苗民族主义’将这些国家置于彼此对破、与世界卫生组织对立的处境之中。”受此影响,阿根廷“不得不开拓了一条经停新西兰飞往上海的特别航线,航程长达38200公里。该航线可能为阿根廷应答疫情提供最低保障,确保阿根廷取得最基础的防疫物质供给,以防备‘疫苗民族主义’带来的危险”。阿根廷的例子很好地阐明,当前这种一些国家对峙和将疫情政治化的局面已经到了何种水平。因此,必需以世界各国通力合作和联袂抗疫取而代之。

  面对各国政策缺乏一致性、缺乏全球有效举动规划的局势,诸多国际机构难辞其咎,比方七国集团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等。当然,世卫组织所负的义务绝对少一些,由于它不得不听命于某些强国。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咱们应该深入反思。当前的全球管理体制是二战停止后造成的,现在在某些方面已经不能适应局势发展,远远不能代表全人类的需要以及各国权力散布情形。当今时期,或者二十国集团(G20)才干更好地代表全人类的好处。须要指出的是,二十国集团虽然看似更加“民主”,但在很多方面仍显不足。因为某些大国的反对,不少二十国团体峰会构成的决定未能付诸实施。那些大国的权利日渐式微,但仍在拼命挣扎,不愿妥协。

  全球共享系统运行不佳的另一个实例是,2020年年底,印度和南非牵头提出倡导,请求世贸组织暂免有关新冠疫苗和药物等的常识产权,但受到一些高收入国度的反对。尔后出台的新冠疫苗实行打算固然有必定的价值,但实在还远远不够,特殊是对那些贫困国家而言,它们自身的购置能力较弱,更不才能制作疫苗。事实上,全球疫苗调配不均恰是各国之间缺少合作、将疫情政治化所造成的最重大成果之一。

  作为一个存在影响力的大国,美国对疫情政治化负有重大责任。特朗普在任时,美国就已经对中国发动责备和毁谤。右翼媒体在全球大肆散布各种不实论调,美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大批不负责任的申明,均对此事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而且,除了中国,俄罗斯和古巴也受到了攻打。值得一提的是,古巴数十年来始终遭遇美国的经济封闭,物资极其匮乏,但古巴依然保持在公共卫生领域进行科学研究和技巧开发。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独断独行,单方面发布退出多个多边组织。此时,中国和俄罗斯正在为全球奉献应对疫情的计划。

  总而言之,这场已经连续一年多的危机将永远被众人铭刻,不仅因为疫情造成了无数人的逝世亡,也因为人类未能在不带政治态度的条件下进行最最少的和谐、合作与分享,群策群力地组织一场全球大救济。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裸露了所谓的全球治理体系的失灵。全球治理体系亟需在21世纪改造。可悲的是,目前的局面预示着新的疫情和危机将相继而至。当然,从某种意思而言,疫情也给人类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也许会再次呈现一个适合的平台(无论它有如许戏剧性),以考验人类及各国引导人有多粗心愿去超出意识状态和政治化,行使全球民主权力,在公共卫生范畴团联合作。

  (作者:内斯托尔·雷斯蒂沃,系阿根廷资深记者、专栏作家、阿根廷《当代》杂志主编;译者楼宇、张贝贝系中国社会迷信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维研究核心特邀研讨员) 【编纂:张奥林】